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越来越多的人附和着,想要拿灵犀宫主献祭。

    甚至,已经有人准备强闯灵犀宫了。

    灵犀宫的人也是急得不行,赶紧赶紧了灵犀宫的终级防护大阵,所有人也防备了起来。

    范汐汐的神魂站在自己的寝宫门口,也是频频皱眉。

    她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变成了这样。

    她也没有想到,段掌门说的大劫,会和自己的大劫撞到了同一天。

    她现在很担心,担心锦程哥哥他们没有办法及时将师父留在各地的东西找回来,送回灵犀宫。

    眼看着外面的气氛越来越焦灼,如果那些人强闯,灵犀宫怕是真的有灭门大劫了。

    不过,他们打破灵犀宫外的几层结界,应该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现在,她只希望事情不要发展成他们灵犀宫要与整个修仙大陆的人对抗。

    北剂和绿影心里也急,不过,他们没出去跟那些人废话,而是守在了小师妹的寝宫。

    北剂有一种感觉,守好了小师妹的身体,事情才有转机。

    就在灵犀宫外的人打破灵犀宫外围的第一层结界时,劫算门的段掌门匆匆赶了过来。

    “不可不可……”

    “你们不能曲解我的话,灵犀宫主若是死了,修仙大陆就崩了,所有人都会死……”

    吼完这句话,段掌门顾不得许多,立即用上自己的通天灵宝,给灵犀宫上空布下了一道保护结界。

    有人不解,赶紧问道:“段掌门,你这是为何呀?”

    说灵犀宫主是应劫之人的,也是段掌门自己呀!

    段掌门喘着气回道:“老夫这几年一直在努力堪破此次大劫的因由和化解之法。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灵犀宫主若死,我们所有人都会死。”

    “这是为何?”

    “是啊!这是为什么?”众人全都一脸不解。

    那些冲在前方想强闯灵犀宫的人,也不得不停了下来。

    纵使这些人中,更多的人是想要闯入灵犀宫,抢得灵犀宫的灵药、灵植、灵宝,但是,事关自己的生死,他们还是害怕的。

    段掌门神情凝重地道:“大家还记得幻影魔吗?”

    就这一句话,让众人想到了太多太多。

    曾经,修仙大陆有一个很恐怖,实力超强的幻影魔灭,那邪魔杀过太多人,也蛊惑了太多人。

    后来,是灵犀宫如今几大修仙门派,一起将其镇压。

    他们一直以为,那东西已经毁灭了,可段掌门这意思是?

    “难道,那幻影魔还活着?”有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段掌门叹了一口气,指了指天空盘旋着的黑色魂影,“幻影魔,为老灵犀宫主以死为代价,真正地灭亡了。但是幻影魔培养的这些魔魂却还在。”

    “他们破除了封印,再吞噬其他人的神魂。等他们吞噬了现任灵犀宫主的神魂,掌握了灵犀宫主的身体,那新的幻影魔会再次出现……”

    这话,让现场有了片刻的寂静。

    但很快,有人提出了反驳,“那按段掌门这样说,我们还是要杀死灵犀宫主才行,这样这些黑色魂影就不会有身体了。”

    “是啊!灵犀宫主还是得死才行……”

    段掌门听到这些人的话,气得眼睛都瞪圆了。

    “灵犀宫主的身体被毁了,被吞了,那她的神魂还有可寄存的地方吗?到时候,她的神魂被吞,不是直接就加速成就了一个幻影魔吗?”

    “那怎么办?”有人也慌了。

    段掌门哼了一声,“守住灵犀宫,守住灵犀宫主。只有她好了,我们才会好。老夫算过了,只要灵犀宫主好好的,我们这个界域就能平衡住,稳定住,劫难也能过去。否则,大家将和灵犀宫主一起陪葬!”

    众人议论纷纷了一阵,很快有人说道:“听说灵犀宫已经派人去寻找灵犀宫主留下的东西了,我们一起去接应一下。”

    “对!对!快点去,别让那些人半途出麻烦,遇危险……”

    “我也去……”

    “我也去……”

    “走,大家一起去……”

    就这样,原本围攻灵犀宫的人群,一下子少了近半。

    有的人觉得速度太慢,还开始在外围建传送通道,这样返回的人会更快速回到灵犀宫。

    众人拾柴火焰高,在大家的共同协作下,第一个回到灵犀宫的人是范锦程。

    只是,他手里的只是一份曲谱,也没有什么大作用。

    回来后,他便守在了汐汐身边,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北剂见他回来,便道:“你守着我小师妹,我去外面。”

    范锦程点点头,“好。”

    外面聚集的人他看到了,事情他大致也知道了。

    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他都要看好了汐汐。

    范汐汐的神魂这会儿就在一旁,看到锦程哥哥担忧的脸,她心里也很难受。

    再看他手上的古琴谱,她又沉默了。

    这是……

    灭魂曲!

    师父给她留下的,竟然是修仙大陆的十大禁物之一的灭魂曲!

    她走到一门口,抬头看了看快要像乌云一样,覆盖整个灵犀宫上空的黑色魂影。

    师父是想让她弹奏灭魂曲,清除掉这些黑色魂影吗?

    见锦程哥哥把古琴谱放在了她的身体手里,她的神魂便站在了一旁,努力地看着,记忆着这灭魂曲。

    半个时辰后,范米米和单北一起回来了。

    他们带回来的灵汐古琴,让范汐汐彻底明白了师父的用意。

    不止是她明白了,北剂和绿影等人也明白了。

    只是,小师妹不醒来,光有灵汐古琴和灭魂曲谱,那也是没有用的。

    “希望等一下其他人回来,能带回来让小师妹清醒过来的宝物。”绿影抓着头,急躁又担忧地说道。https://baiycap

    北剂没出声,但他也是这么祈祷的。

    其实,范汐汐的心里也是如此希望的。

    她并不知道,师父到底还留下了什么。

    又一个时辰后,曾老和战和平带着灵汐灵魂回来了。

    只是,灵魂拿回来,他们发现没了意识的范汐汐,根本吃不了任何东西。

    她的身体四周似乎出现了一道看不见的结界,人没醒,她不能自己咬果子吃,就是化作灵液,也喂不下去。

    尝试多次后,曾老一脸无力,“怎么办?喂不了。”

    北剂也站在旁边看了一阵,最后也摇了摇头,“小师妹身上的自我保护机制出现了,而且,她神魂不在身体里,所以也无法消化这魂果。”

    “那现在可如何是好?”曾老和战和平已经急得在屋内团团转了。

    这时,范汐汐的神魂回来了。

    她刚才去了一趟魂植园,强化了一下自己的神魂。

    现在看到曾师兄和战师兄带回来的东西竟然是灵汐魂果时,她立即走上前,手碰触了一下放在一旁的魂果。

    就在她碰触魂果的一瞬间,盘子里所有的魂果突然便化作精纯的魂力,灌入了她的神魂之中。

    刚好看到这一幕的战和平整个人都呆住了。

    “魂……魂果不见了?”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