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端详李神医道:“还真是你,老身都差点认不出来了。你都这么老了么?我记得你比我小十几岁啊。”

    李神医忙点头道:“谈医官记性甚好,您长我十三岁,老夫人今年八十三了吧。我也七十了,能不老么?”

    老妇人呵呵而笑道:“也是,你都七十了,能不老么?”

    李神医也跟着笑。老妇人笑道:“坐,时春,坐下说话。咱们都很久没见了吧。”

    李神医道:“快二十年了吧。”

    老妇人点头道:“咳,就是一眨眼的事儿。二十年光阴便过去了。你适才这一声谈医官,倒是教老身想起了许多当年的事情来了。”

    青裙少女在旁道:“祖母,这位老先生是谁啊?你们是以前就认识么?”

    谈老夫人笑道:“如青,你当然没见过。这一位是李医官,当年也是和老身一起在宫里当值的御医,跟你祖母我一起为皇上皇后娘娘太监们看病的。后来我出宫了,我们便没再来往了。他在东边正南坊开了个仁安堂给人瞧病。”

    青裙少女微笑点头道:“啊,原来他便是仁安堂的李神医。那可失礼了。李先生好,如青有礼了。”

    青裙少女给李神医行礼,李神医忙道:“不敢当,不敢当。神医什么的,可不敢当,只是个噱头罢了。这位姑娘是谈医官的孙女儿?”

    谈老夫人点头道:“是啊,她叫如青,是我的孙女儿。她爹爹为讨我欢心,叫她也姓了谈,叫做谈如青。”

    李神医点头赞道:“好好,怪倒是看着像是谈医官年轻时候的样子,一样的气质如兰,端丽秀雅。”

    谈老夫人呵呵笑道:“时春,你这嘴巴可是越来越会说了。当年你要是这么会夸人,没准我便遂了你的愿,嫁给你了。可你当年是个木讷。”

    李神医叹息一声道:“往事不用再提了,咱们都老了。”

    青裙少女谈如青笑道:“啊,没想到你们还有这么一段掌故。”

    谈老夫人呵呵笑道:“早烟消云散了,我大他十三岁呢,当年他是一时之意罢了,被我拒了便清醒了。也就是你祖父去世了,不然老身可不能提,那个大醋缸,打翻了可了不得。”

    谈如青捂嘴吃吃的笑,想起自家祖父生前动辄吃醋的事情,笑的双目弯弯,花枝乱颤。

    “时春,你今儿一大早来吵闹的后宅都听见了,那是怎么回事?”谈老夫人问道。

    “哎呦,对对对,差点忘了正事。”李神医醒悟过来忙道:“谈医官,是这样,我有一个病人,他的情形有些奇怪……”

    当下李神医将那张延龄的情形说了一遍,末了道:“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想到谈医官在伤口化脓毒素入侵身体的症状上是妙手,斗胆冒昧前来的。哎,我也知道来的唐突,也知道谈医官不喜欢人打搅,但医者仁心,我总不能撒手不管任那张侯爷死了吧。那也是一条人命,而且才十九岁。抛却他的身份不说,那总是一条人命。所以便冒昧来了。他府中两名管家心中着急,适才确实有些无礼。还望谈医官不要见怪则个。”

    老妇人谈允贤沉吟片刻道:“你的心思我明白,咱们行医之人,最见不得的便是放任病人病死。不过老身这身子骨已然出不得门,而且我当年致仕之后便说了,只为百姓医治病痛了。老身发了誓的,半生为朝廷,半生为百姓。我怕是去不了了。但这病人却也不能任由他病死。你再详细说些情形,老身看看能否开方子抓药你带回去给他医医看。”

    李神医皱眉咂嘴道:“情形复杂的很,我怕我说不清楚情形,到时候反而误了诊断。药轻药重的,也是有干系的。”

    谈允贤皱眉道:“说的也是,不见病人便开方子,确实有些草率。那可如何是好?”

    两个人都皱眉想着对策,那青裙少女谈如青忽然道:“祖母,要不然如青替您去一趟瞧瞧?”

    老妇人和李神医都是一愣。谈允贤道:“你去?”

    谈如青微笑道:“我也不知道成不成,但是总比看不见病人便开方子要有把握的多。祖母教了我这么多年,我也学了不少。平素也给百姓瞧了不少回,我想应该可以试试吧。再说了,我若觉得棘手,可以回来禀报祖母,告知病情,祖母可以对症下药啊。我就当是替祖母跑腿,为祖母看病人症状不就得了。”

    老妇人凝视谈如青思索片刻,点头道:“也好,你代老身去。如青,其实老身所会的手段你也都会了,你所缺的只是经验罢了。你去便是,放心大胆的医,把我教你的多想想,实在不成回来禀报老身便是。不要有心理负担,不要怕。想明白了便大胆施救,知道么?”

    谈如青点头道:“如青明白,我这便去准备药箱。李神医稍候,我马上便来。”

    谈如青飞快的走出厅后门,前往收拾用品。李神医看着谈允贤道:“谈医官,贵孙女她……能成么?”

    谈允贤淡淡道:“如青聪慧机敏,已经尽得我真传。她自己也很是钻研。说句你不信的话,她若瞧不好的病人,老身去了怕也是无用。她所欠缺的只是经验火候和信心。你不可当面质疑她,她会不自信的。”

    李神医忙道:“好好好,我不是不信她,我是怕……哎!”

    谈允贤笑道:“你怕那侯爷会死?那也没法子,死了便怪他倒霉。他是侯爷也罢,百姓也罢,在医者看来都是一样。”

    李神医没有说话,心道:我还没敢告诉你,那是皇后的亲弟弟。他若死了可就有**烦了。

    ……

    谈如青收拾妥当,带着一名背着药匣的婢女出来,向谈允贤行礼告辞。谈允贤拉住低低嘱咐了几句,这才起身送出厅门。

    外边院子里的管家老者得知孙小姐要去出诊,忙吩咐道:“大春,二春,赶紧套车跟着去,保护好孙小姐。”

    谈如青摆手笑道:“良叔,不必了,我带着小竹去便可以了。是去瞧病,又不是去龙潭虎穴,保护什么?”

    管家名叫陈良,他上前低声道:“孙小姐你不知道,看门外那两个家奴,便知道这一家主人不是个东西。小心为好。”

    谈如青笑道:“良叔,莫要把人看得太坏了。不用担心。开门,救人如救火,别耽误了病情。”

    陈良无奈,只得开了门。门外马全黄四一边一个蹲在门口像是两条看门狗一般正自焦躁,忽见门开了,忙起身来。

    “怎么样?李神医,那老婆子答应了么?”马全忙道。

    李神医沉声道:“老夫人年纪大了,出不得门,特命谈家孙小姐前去出诊。”

    马全和黄四也看到了跟在后面走出门来的谈如青,两个人嘴巴张的老大,眼睛都直了。谈如青一出院子,周围黯淡的晨光似乎都被照亮了一般。

    谈如青微笑道:“二位,还走不走了?你家主人的病还治不治了?”

    这一笑更是娇美无比,令人如沐春风。原本马全和黄四心里还有些质疑之意,担心一个小姑娘去瞧病能不能成,但此刻却半点这样的念头也没有了。

    “走,走。这便走。姑娘请上马车。”马全忙道。

    黄四呆呆道:“这是天上下来的仙女吧。世上怎有这么美的女子。”

    马全打了他一拳,黄四这才惊醒过来连忙跑去拉车门。谈如青淡淡一笑,长裙飘飘走到车旁上了车,婢女背着药箱子也钻了进去。一切妥当,马全和黄四赶着两辆大车直奔崇南坊而去。

    小半个时辰后,马车抵达建昌候府,几人立刻前往后宅查看张延龄的情形。

    张延龄情况还算稳定,半昏迷的昏睡着,桃儿和杏儿几个婢女在用清水替他擦着身子降温,让他身上的低烧状况减轻。

    谈如青也不多言,简单的和李神医交流了几句,便开始查看张延龄的伤口和身体状况,又取了银针刺了几处穴道,将流出来的血抹在小银勺上查看血色,之后坐了下来,皱着眉头低头思索。

    “怎样?我家侯爷的病能瞧好么?”

    “哎,那老婆婆不来,打发她孙女儿来,怕是不成啊。”

    “可不是,拿我家侯爷的性命儿戏么?”

    马全和黄四在旁一边询问一边吐槽。

    “出去!”谈如青冷声道。

    “什么?”马全愣住了。

    “你们两个……出去!”谈如青美目冷然盯着两人,自有一股不容置疑的气势。

    “我……”马全还待犟嘴,想说些什么。同来的婢女小竹在旁冷声道:“大夫叫你们出去没听到么?你们在这里打搅了我家小姐瞧病,你们是不是想要你家侯爷死?”

    马全和黄四对视一眼,不情不愿的退出了房间。

    谈如青吁了口气,静坐思索片刻,开口对李神医道:“病人是伤口化脓感染,毒素入血所致热烧之症。还好医治及时,应对得当,否则恐已经难以救治。李神医你算是救了他一命。”

    李神医摆手道:“我没做什么,只是最简单的处置。但现在病人身体里的毒素该如何整治?”

    谈如青道:“我适才就是在想对策。按照我的想法,有缓急两种处置办法。缓者以药物徐徐调理,杀毒驱热。这种法子的好处是对病人身体伤害不大,但坏处是……因为祛毒缓慢,在不知毒素是否侵入内脏的情形下,可能会错过最佳的祛毒时机,导致毒素侵入内脏,造成永久损伤。那样病人一辈子将会身体孱弱,生活痛苦。”

    李神医自然能听懂谈如青的话,祛毒太过缓慢,便给了毒素侵入身体的时间,导致病人虽然活命,但会内脏器官受损,一辈子都将病恹恹的,经不起任何的风雨,那是很惨的人生。

    “第二种便是急治之法了,以放血之法减少身体之毒,并以杀毒之药注入血液之中,在最短的时间里将血中毒素清除大部分,之后剩余少量毒素便将对身体无碍。会慢慢的排泄化解掉。毕竟人体肝脏有解毒之能,会逐步化解毒素。”谈如青轻声道。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博奥书屋 忆他阁 我,霍格沃茨二周目最新章节 地上足球:C罗以为我去辅佐他免费阅读 书香之家 灵感小说 梦想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热情文学 从三国开始的诸天轮回免费阅读 夫人如此多娇 猎命人全文阅读 微凉阁 节令师最新章节 求道从红楼开始